新華社專電 墨西哥21日在位於首都墨西哥城的國家美術宮舉行公開悼念儀式,送別哥倫比亞文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西亞·馬爾克斯。
  當天,國家美術宮用加西亞·馬爾克斯生前最愛的黃玫瑰裝飾,牆上掛著他的一幅巨型肖像。盛放他骨灰的咖啡色骨灰盒安放在一個黑色臺座上,周圍同樣擺放著黃玫瑰。現場有樂隊演奏古典音樂或哥倫比亞民謠。
  除加西亞·馬爾克斯的遺孀梅塞德絲·巴爾查及其兩個兒子羅德里戈和貢薩洛,哥倫比亞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墨西哥總統培尼亞·涅托和其他一些政要等參加悼念儀式。
  桑托斯和培尼亞·涅托分別發表講話。桑托斯說:“(今天)我們聚在一起是為向這樣一個人致敬:從1982年12月冰冷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起,他以談及拉丁美洲的孤獨而打動世界。”
  加西亞·馬爾克斯1961年首次移居墨西哥,在那裡創作完成《百年孤獨》並於1967年發表。1982年12月,他憑藉這部巨著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本月17日,加西亞·馬爾克斯在墨西哥城的住所去世。
  培尼亞·涅托在講話中說,加西亞·馬爾克斯是“拉美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小說家……我們墨西哥人愛戴他且會永遠愛他”。
  當天,在國家美術宮外,數千人排起一公里多長的隊伍,等待瞻仰和送別加西亞·馬爾克斯,不少人手持黃玫瑰。而當他們排隊走過安放骨灰盒的臺座時,不少人用手機拍照或拍視頻留念。
  現年21歲的委內瑞拉學生何塞利內·洛佩斯說:“我想感謝他所給予我的讀書樂趣……《百年孤獨》將在我們心中再活100年。”
  在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出生地哥倫比亞北部城市阿拉卡塔卡,數千民眾21日為他舉行一場象徵性的葬禮。
  哥倫比亞政府定於22日在首都波哥大一座教堂為加西亞·馬爾克斯舉行悼念儀式,總統桑托斯將出席。
  另外,23日、即世界讀書日當天,哥倫比亞方面打算在全國1000多處圖書館、公園和大學舉行共讀加西亞·馬爾克斯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的活動。
  現階段,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家人尚未決定把他的骨灰安葬在何處。哥倫比亞方面希望,能把骨灰分別安葬在哥倫比亞和墨西哥。
  家鄉人為馬爾克斯辦
  魔幻現實主義的葬禮
  《百年孤獨》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一生有一半時間在墨西哥度過,但卻是土生土長的哥倫比亞人。21日,在墨西哥城進行官方悼念的同時,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出生地、哥倫比亞北部小城阿拉卡塔卡的人們正在為他舉行一場象徵性的葬禮。
  停工停課參加“葬禮”
  當天一早,阿拉卡塔卡酷熱難當,天空中令人絕望地看不見一朵雲彩。為了讓更多市民參與當天的葬禮,市政府早已宣佈學校停課,除服務業外的所有行業停工。加西亞·馬爾克斯故居的門口早早地就聚滿了人,有市民在附近的馬路上用噴漆畫起黃色蝴蝶,黃蝴蝶是加西亞·馬爾克斯小說中的重要元素。漆畫長寬均約1.5米,下方寫道:“加博(馬爾克斯的昵稱),你是魔幻現實主義的巔峰。”
  十點左右,小攤販們開始在故居門前擺賣印有加西亞·馬爾克斯頭像的黃色T恤衫,還有黃蝴蝶造型的別針、鑰匙鏈和耳環,人們紛紛湊上前去觀看,不少人毫不猶豫地掏腰包。故居門口擺放了一個講臺,積極的阿拉卡塔卡人搶著站到講臺上,輪流大聲朗誦《百年孤獨》中的片段。
  大雨“致敬”勤勞的人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從何時起佈滿了藍紫色的雲彩,遠處甚至傳來滾滾雷聲。阿拉卡塔卡的街道上,大風捲著遍地的灰塵和綠色、黃色的落葉,向龍卷風似的打轉,天空逐漸變得昏黃。周圍的人們紛紛議論:“要下大雨了!”“好久沒下雨了!”
  下午兩點整,碩大的雨點朝地面砸來,風雨之大甚至將故居門前幾棵芒果樹上的芒果毫不留情地颳了下來,一時間除了雨聲只聽見芒果嘭嘭嘭砸在屋頂後又滾到地上的響聲。周圍的孩子們大聲喊著:“馬孔多(《百年孤獨》中的虛構城市,以阿拉卡塔卡為原型)下芒果雨了,馬孔多下芒果雨了!”
  一名參加葬禮的人說,在哥倫比亞北部有這樣一種說法,一個人的葬禮那天如果下雨,說明他這一輩子是勤勞的。
  “那個遙遠的下午”
  三點的時候,大雨突然停了。整個葬禮的進度已經滯後,眾人七手八腳地抬來一個長寬高均為一米的透明塑料箱,箱子的外面和裡面分別點綴上了紙做的黃蝴蝶。阿拉卡塔卡的市長清了清嗓子,在沒有麥克風的情況下努力大聲說著:“加博,你是哥倫比亞人的驕傲。”
  市長髮言完畢,隨即將一張寫有祝福語的淡黃色紙張塞進箱子中。沒有棺材也沒有骨灰,在這樣一個神奇的葬禮儀式上,加西亞·馬爾克斯的肉身和遺志都幻化成了這個猶如化蝶一般亮麗的箱子。人們抬著箱子、抱著加西亞·馬爾克斯的漫畫肖像,繞著小城的街道前行,最終的目的地是教堂,在那裡將舉行彌撒儀式。
  葬禮的最後一部分即是“入土”,雖然既無遺體也無骨灰,阿拉卡塔卡人仍然按照宗教儀式,將加西亞·馬爾克斯的漫畫肖像搬到教堂北邊墓地的禮拜堂。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人們藉著昏黃的路燈在光影斑駁的泥土地上前行。人群靜悄悄的,只有神職人員在一遍遍地念誦經文。警車在人群前面緩緩開道,紅藍色的警燈閃爍著,頗有一些魔幻色彩。
  肖像終於抵達墓地里的禮拜堂。人群一擁而上,將手上的黃花獻上,並紛紛掏出手機與肖像合影。一個大聲吵著是加西亞·馬爾克斯好友的遠房親戚的少年,站在禮拜堂門口流利背誦起《百年孤獨》那段經典的開場白:“多年以後,面對行刑隊,奧里雷亞諾·布恩迪亞上校將會想起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原標題:送別加西亞·馬爾克斯)
創作者介紹

美食

mg42mgjq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